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故事希腊神话故事
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当埃阿斯站在船上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去找他的朋友阿喀琉斯。他
一走进朋友的营房,就泪流不止。珀琉斯的儿子同情地望着他,说:“帕特洛克罗斯,你哭
得像个小姑娘一样。难道从夫茨阿传来了什么坏消息吗?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
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在!或者你是悲叹亚各斯人的命运?他们的悲剧完全是自己造成
的。总之,你有什么心事,爽直地告诉我吧。”
    帕特洛克罗斯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高贵的英雄,请你别生气,恕我直言!的确如
你所料,希腊人的不幸如同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最勇敢的那些人或被射伤,或
被刺伤,全躺在战船里不能动弹。狄俄墨得斯、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
斯也被箭射中了大腿。他们都在接受治疗,不能直接参战。而你又不愿和解。你的父母不是
珀琉斯和忒提斯——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是坚硬的顽石所生的,所以你的心
肠如此冷酷!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那么至少应该让
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
也许他们会吓一跳。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阿喀琉斯听了这话,冷冷地回答说:“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衹的命令阻止我参加
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为有一个希腊人竟敢藐视我,竟敢夺走属于我的战
利品。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永远怀恨在心,并且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等到战争逼近战船时,
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但我现在还无意亲自参战,不过,你可以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
兵前去作战。你应该全力以赴地把特洛伊人从战船上赶走。只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
那就是赫克托耳。你还得当心,千万不要落在一位神衹的手里。你要明白,阿波罗是爱我们
的敌人的!你在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让其余的人留在战船上厮杀吧!我希望所有的丹
内阿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让我们亲自去征服特洛伊城!”
    当他们谈话时,战船附近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埃阿斯开始喘息起来。敌人的箭和矛射在
他的战盔上丁当作响。他那扛着大盾的肩膀已经感到麻木了。埃阿斯浑身淌着汗,但他不能
休息。赫克托耳挥起剑,把他的矛尖砍落在地上,这时,埃阿斯意识到,神衹在与希腊人作
对,他绝望地后退。赫克托耳乘机往船上扔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船尾就燃起了熊熊的火
焰。
    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感到一阵痛苦。“啊,帕特洛克罗
斯,”他喊道,“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
我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很高兴,他急忙束起阿喀琉斯的胫甲,在胸前系上色彩绚烂
的护甲,肩上背着利剑,头上戴着飘拂着马鬃盔饰的战盔,左手执盾,右手提了两根结实的
长矛。他当然希望借用朋友阿喀琉斯的长矛,那是用帖撒利的佩利翁山上的一棵梣树削成
的。当年,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训练珀琉斯时,把这根长矛赠给珀琉斯,后来传到阿
喀琉斯手上。长矛又粗又沉,没有其他的英雄能舞得动。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吩咐他的朋友和
御手奥托墨冬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斯,它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的神马。奥
托墨冬还套上追风马佩达索斯,那是阿喀琉斯从神秘的底比斯城带回来的战利品。阿喀琉斯
亲自召集由弥尔弥杜纳人组成的一支军队,每船出五十人,一共有五十条战船。这支军队的
五位首领是: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
子;赫耳墨斯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迈玛洛斯的儿子珀珊德洛斯,这是仅次于帕特
洛克罗斯的最英勇的战士;最后是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
    他们出发时,阿喀琉斯大声地告诫他们:“弥尔弥杜纳的战士们,你们不要忘记,你们
在过去曾经多次威胁过特洛伊人,你们还责备我不该愤怒,使你们不能参加战斗。现在,你
们渴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勇敢地战斗吧!”说完,他走进营房,从母亲忒提斯亲自放在船
上的箱子里取出一只精制的酒杯。箱子里还放着紧身衣、锦被、外衣和其他珍宝。阿喀琉斯
的这只酒杯除他以外无人动用过。此外,阿喀琉斯还用它盛酒,只为宙斯举行灌礼。现在,
他走到门外,浇酒在地,向宙斯举行灌礼,并祈祷宙斯保佑希腊人取得胜利,让他的朋友帕
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同意了他的第一个请求,对第二个请求却面有
难色地摇了摇了头。但这些表情阿喀琉斯却无法看到。他回到营房里,收好酒杯,然后出来
观看这场血腥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率领弥尔弥杜纳人像蜂群一样涌向战场。特洛伊人看到他扑了过来,都恐
惧得发颤,阵容顿时大乱,因为他们以为阿喀琉斯来了。帕特洛克罗斯乘着特洛伊人心怀恐
惧的时候,抖动着寒光闪闪的长矛,向密集的敌人掷了过去。珀奥尼亚人皮赖克墨斯被一枪
刺穿右肩,踉跄着仰面倒下。珀奥尼亚人惊叫着四散逃走。帕特洛克罗斯将火扑灭,那条战
船只烧毁了一半。现在特洛伊人惊慌地逃跑,他们被丹内阿人赶进战船间的巷道中。随后丹
内阿人又追了进来,但特洛伊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希腊人只得徒步作战,双方扭成一团。帕
特洛克罗斯用投枪射中阿瑞吕科斯的大腿;墨涅拉俄斯挥枪刺中托阿斯的胸口;菲洛宇斯的
儿子梅革斯杀伤安菲克罗斯的面颊;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刺中阿蒂姆尼俄斯的臀部。
玛里斯看到他的兄弟阿蒂姆尼俄斯被刺死在地上,顿时怒不可遏,直扑安提罗科斯,一面用
身体挡住兄弟的尸体,一面挥着长矛,不让安提罗科斯靠近。但涅斯托耳的另一个儿子特拉
斯墨得斯举枪刺中他的肩膀,使他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这时,小埃阿斯也敏捷地跳上前
去,正好看到克雷沃波罗斯在慌乱的人群中逃跑,便用利剑砍伤他的脖于。佩纳劳斯和特洛
伊英雄吕孔执矛对射,但都没有投中,于是拔剑厮杀,杀腊人佩纳劳斯终于获胜。安忒诺尔
的儿子阿卡玛斯正要登车逃跑,被迈里俄纳斯用剑砍中右肩,他栽倒在地上死了。伊多墨纽
斯举枪刺入厄律玛斯的口腔,使他当即毙命。
    大埃阿斯一心想用矛刺中赫克托耳。但赫克托耳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机警而有经验,他
用盾挡住身体,让箭矢和投枪纷纷弹落在地上。这位英雄已经看出胜利已不再属于自己和特
洛伊人,但他仍坚定地留在战场上,希望以此保护和救援他的亲密战友。后来,敌人的势力
越来越大,他才不得不掉转车头,驱马越过壕沟。其他的特洛伊人却没有这么幸运,许多战
车都在壕沟里撞碎。侥幸逃出壕沟的人蜂拥着向特洛伊城奔逃。帕特洛克罗斯呐喊着追击正
在逃命的特洛伊人。许多人惊慌失措,栽倒在车轮之下,战车也轰然一声翻倒了。最后,阿
喀琉斯借给帕特洛克罗斯的神马也拖着战车跃过壕沟,帕特洛克罗斯策马前进,想要追上驾
车奔逃的赫克托耳。他一路追赶,杀死了在战船和围墙之间的战地上遇到的敌人,他们是帕
洛诺俄斯、忒斯托耳、厄律拉俄斯和其他九个特洛伊人。吕喀亚人萨耳佩冬看到这情景又悲
痛,又恼怒。他连忙喝住了他的队伍,然后全副武装地跳下战车。帕特洛克罗斯也跳下战车。
    两人吼叫着朝对方冲来。
    宙斯坐在山上,同情地看着他的儿子萨耳佩冬。赫拉却在一旁讥讽他。“你在想什
么?”她说,“你想拯救一个早就注定要死的人吗?你不妨考虑一下,如果所有的神衹都把
自己的儿子拖出战场,那该怎么办?还是听从我的建议,让他死在战场上为好。你把他交给
睡神和死神,让吕喀亚人将他们的英雄从混乱的战场上运走,并将他隆重安葬!”宙斯讨厌
女神的这些无情的话,神衹眼中滴下一滴泪水,滚落在大地上。
    现在两位勇士相距只有一箭之地。帕特洛克罗斯首先击中萨耳佩冬的勇敢的战友特拉茜
特摩斯。萨耳佩冬投出的枪没有刺中帕特洛克罗斯,却刺中了良马佩达索斯的右胁。佩达索
斯喘着粗气倒了下来,旁边的两匹神马也感到惊恐,突然变得狂暴起来:轭具嘎嘎作响,缰
绳绞在一起,幸亏驾车的奥托墨冬及时从腰间拔出利剑割断死马的皮带,才使缰绳没有拉断。
    萨耳佩冬又第二次投枪,但没能击中对方,而帕特洛克罗斯却投中了萨耳佩冬的肚子,
他扑的一声倒了下去,绝望地呼唤着朋友格劳库斯,要他和其他的朋友抢出他的尸体。说完
他就咽气了。
    格劳库斯正在向福玻斯·阿波罗祈祷,请求太阳神治愈他胳膊上的箭伤。那是在争夺围
墙时被透克洛斯射中的。这创伤折磨着他,使他迄今不能参战。神衹怜悯他,立即止住了他
伤口的疼痛。于是他大步穿过特洛伊人的队伍,召唤英雄波吕达玛斯、阿革诺耳和埃涅阿斯
去保护萨耳佩冬的尸体。这几个王子听说这位英雄的死讯悲痛万分。萨耳佩冬虽说是外族
人,但已成为保卫特洛伊城的一根有力的支柱。王子们像发了疯似地朝丹内阿人冲去,赫克
托耳更是一马当先。帕特洛克罗斯也激励希腊人奋勇迎战。双方的英雄们为争夺萨耳佩冬的
尸体展开了一场激战。
    宙斯仔细地观看着这场战斗。他思考着是否让帕特洛克罗斯立即战死。但他觉得还是应
该让他在临死前先获得胜利为好。于是,阿喀琉斯的这位朋友又击退了特洛伊人和吕喀亚人
的反扑。希腊人剥下了萨耳佩冬的铠甲。帕特洛克罗斯正要把尸体交给弥尔弥杜纳人时,阿
波罗奉宙斯之命从神山降到战场上,把萨耳佩冬的尸体扛在肩上,一直来到斯卡曼德洛斯河
的河岸上。他把尸体放在河里,用清水把尸体流净,涂上香膏,然后把它交给睡神和死神这
一对孪生兄弟。两兄弟把尸体送回吕喀亚,用故乡的泥土把它掩埋。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继续追击特洛伊人和吕喀亚人。他接连打死九个特洛伊人,并剥取
了他们的铠甲。他这么凶猛地一路砍杀,如入无人之境。如果不是阿波罗站到坚固的城楼上
保护特洛伊人,帕特洛克罗斯真的会独自一人夺取特洛伊城了。这位墨诺提俄斯的儿子连续
三次爬上城去,阿波罗三次挡住他的进攻,并且大声喝道:“退下去!”帕特洛克罗斯大吃
一惊,知道这是神衹的命令,便急忙撤退。
    这时,赫克托耳逃到中心城门,他勒住马,让战车停了下来,思量着是率领士兵回到战
场去作战,还是把他们带进城内,紧闭城门。正当他犹豫不决时,福玻斯变成赫卡柏的兄弟
阿西俄斯,走到他面前说:“赫克托耳,你为什么不敢继续战斗呢?赶快驱着你的马向帕特
洛克罗斯冲去。谁知道阿波罗不会把胜利当作礼物送给你呢?”阿西俄斯刚说完话,随即消
失了。赫克托耳顿时受到鼓舞,激励他的御者刻勃里俄纳斯催马向战场奔去。阿波罗在前面
引路,在希腊人的队伍里制造混乱。赫克托耳并没有停下来刺杀任何亚各斯人,他一直朝帕
特洛克罗斯扑去。
    帕特洛克罗斯见他逼近,连忙跳下战车。他左手提了根长矛,又用右手从地上拾起一块
大石头向刻勃里俄纳斯掷去,击中他的前额。可怜的御者顿时跌倒在地上死了。帕特洛克罗
斯如同一头雄狮朝阵亡者的尸体奔去。赫克托耳勇敢地保护着他的异母兄弟的尸体。他抓住
死者的头,帕特洛克罗斯却拉住死者的脚。特洛伊人和丹内阿人在两边拼搏,互相厮杀。直
到傍晚,亚各斯人才占了上风。他们冒着如雨的箭矢,夺取了刻勃里俄纳斯的尸体,剥下了
他身上的铠甲。
    帕特洛克罗斯大受鼓舞,更加凶猛地冲向特洛伊人,接连杀死了二十七个特洛伊士兵。
当他再次展开攻击时,死神已在身旁悄悄地窥视他,因为这次福玻斯·阿波罗亲自出来作
战。帕特洛克罗斯看不见他,因为他隐身在浓雾中。阿波罗站在他的身后,用手掌在他的背
上打了一下,他立刻头晕眼花,站不稳脚跟。神衹又打掉了他头上的战盔,战盔丁丁当当地
滚在马蹄下,盔上的羽饰沾满了灰尘和血污。阿波罗又折断了他的长矛,解开挂在他肩头的
盾带和束在身上的铠甲。这时,只见潘托斯的儿子欧福耳玻斯从背后朝他刺来一枪,枪尖穿
胸而过。欧福耳玻斯是一个勇敢的特洛伊英雄,他当天已经杀死二十个希腊人,现在他又急
忙走回阵去。这时赫克托耳突然出现在战场上,挥动长矛刺进帕特洛克罗斯的腹部,矛尖一
直从背上透了出来。赫克托耳欢叫起来:“哈哈,帕特洛克罗斯!你想把我们的城市变成废
墟,把我们的妇女抢走,用船运回国去当奴隶!现在,我至少将这个不祥的日子往后推迟
了!”
    帕特洛克罗斯临死前用微弱的声音回答说:“你去幸灾乐祸吧!宙斯和阿波罗使你毫不
费力地得到了胜利,如果不是他们插手战争,我的长矛将会杀死你,并将杀死你的二十个士
兵!在神衹里,福玻斯把我征服了,在凡人里,欧福耳玻斯把我征服了。你只能现成地剥取
我的铠甲!可是有一点我可以预言:你的厄运快到了,而且我知道你将死在谁的手里!”帕
特洛克罗斯说话时气息微弱,不一会儿,他的灵魂出窍,悠悠地到地府去了。
    后来,特洛伊人欧福耳玻斯和墨涅拉俄斯为争夺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拼斗起来。欧福耳
玻斯大声叫道:“血债必须血来还,你杀死了我的哥哥许普勒诺耳,使他的妻子成了寡妇,
我要你偿命!”说着,他将长矛朝阿特柔斯的儿子投去,枪尖撞在盾牌上,变成了弯钩。墨
涅拉俄斯也举起长矛朝对方刺去,刺中了咽喉。欧福耳玻斯倒地身亡。墨涅拉俄斯夺下他的
武器,正要剥取他的铠甲时,阿波罗嫉妒他得到这样的战利品,便变了形去找赫克托耳。阿
波罗劝他不要追赶阿喀琉斯的神马,因为那是不可能获得的战利品。赫克托耳随即回来保护
欧福耳玻斯的尸体。墨涅拉俄斯听到这位特洛伊的英雄高声呼喊的声音,知道自己无法抵挡
赫克托耳和他率领的士兵,只好丢下尸体和铠甲向后撤退。他一边退,一边寻找英雄大埃阿
斯。他终于在混乱的战场左方看到了大埃阿斯,他急忙喊他快去夺回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
当他们走近尸体那儿时,赫克托耳已经剥下了帕特洛克罗斯的铠甲,正要把尸体拖走。但他
看见埃阿斯手执七层牛皮的盾牌冲来,便放下尸体,急忙走向特洛伊人的队伍里,并跳上战
车,把帕特洛克罗斯的铠甲交给他的士兵送回城去,作为一种显示自己战功的纪念品保存起
来。埃阿斯像一头雄狮站在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前,保护着它,不让特洛伊人靠近。墨涅拉
俄斯站在他身旁守卫着。
    格劳库斯沉下脸看着赫克托耳说:“你哪里值得受人称赞呢?瞧你见了埃阿斯,如此胆
怯,竟逃了回来,你有什么光荣?从现在起,你一个人去保卫特洛伊吧!以后你别指望吕喀
亚人会和你一起战斗。你不保护我们的国王,你的朋友和战友萨耳佩冬的尸体,让他暴尸城
外,我们又怎能指望你保护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呢?如果特洛伊人也有我们吕喀亚人这样的勇
气,我们马上就把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拖进特洛伊城里。如果亚各斯人想要回帕特洛克罗斯
的铠甲,那他们一定愿意把萨耳佩冬的尸体归还给我们!”格劳库斯这么说,是因为他不知
道阿波罗已从希腊人手中夺走了萨耳佩冬的尸体,并妥善安葬了。“你责怪我,是没有道理
的,格劳库斯,”赫克托耳回答说,“你以为我害怕埃阿斯吗?我从来没有对哪场战争畏惧
过。但宙斯的神意比我们的勇敢更有威力。我的朋友,你现在可以走近看看,我是否真的像
你说的那样胆怯,缺乏勇气!”说着他就追赶他的战友。他们正拿着从帕特洛克罗斯身上剥
下的阿喀琉斯的铠甲送回城里去。赫克托耳换上阿喀琉斯的铠甲,那是神衹在珀琉斯和海洋
女神忒提斯结婚时送给他的礼物。后来珀琉斯把它传给了儿子阿喀琉斯。
    神衹和凡人的主宰宙斯从天上看到赫克托耳正束着阿喀琉斯的神甲,立即沉下脸,严肃
地摇了摇头,并在心里说道:“你还不知道死神已站在你的身旁了。你打死了阿喀琉斯的亲
密战友,剥下了他的铠甲,现在又穿上女神之子的神甲。好吧,因为你再也不能从战场上回
去,再也不能看到你的妻子安德洛玛刻,所以我再赐你最后一次胜利,作为补偿吧!”宙斯
心里刚说完这些话,赫克托耳就已经束紧了铠甲。他身上充满了战神阿瑞斯的精神,他觉得
四肢增添了力量。他大喊一声,率领他的战士朝敌人冲了上去。
    争夺帕特洛克罗斯尸体的战斗又开始了。赫克托耳勇猛异常,埃阿斯不由得对身边的墨
涅拉俄斯说:“我现在关心自身胜于关心已死的帕特洛克罗斯了,因为赫克托耳率领人马从
四面包围我们。你快大声呼救,看看丹内阿的英雄们是否可以听到你的喊声。”
    墨涅拉俄斯尽力放声呼喊。第一个听到喊声的是洛克里斯人埃阿斯,即俄琉斯的儿子,
一位敏捷的英雄。他急忙赶来,随后伊多墨纽斯和他的战友迈里俄纳斯,以及其他不以数计
的战士也赶来了。希腊人挺着长矛团团围住阵亡的英雄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可是,特洛伊
人又压了过来,并要动手拖走尸体。幸好埃阿斯赶来救援。当特洛伊人的同盟军,珀拉斯癸
人希珀托乌斯用皮带系住尸体的脚踝准备拖走尸体时,大埃阿斯就用矛戳穿了他的头盔,使
他立刻倒地身亡。赫克托耳瞄准埃阿斯投去一枪,却投中了福喀斯人斯刻狄俄斯。弗诺珀斯
跳过来保护希珀托乌斯的尸体,却被埃阿斯用长矛刺穿胸甲,一直刺进腹腔。特洛伊人只得
撤退,赫克托耳也略略后退。希腊人几乎违背宙斯的神意获得了胜利。但这时阿波罗赶了过
来,他变成年老的使者珀里法斯,把英勇的埃涅阿斯引到战场上来。埃涅阿斯认出了对方是
神衹,所以大声高呼,激励他的士兵,然后奋勇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特洛伊人重新回转身
来冲向敌人。埃涅阿斯挺枪杀死了雷奥克律托斯。吕科墨得斯为他被杀死的朋友报仇,杀死
了对方的珀奥尼亚人阿庇萨翁。
    最后,希腊人终于又用长矛保护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
    这儿激战了几乎整整一天,战场的其他地方战斗也很激烈,双方的战士汗流浃背,汗水
甚至流到大腿、膝盖和脚跟上。“我们宁愿让大地吞没,”丹内阿人大声叫道,“也不愿将
这具尸体让给特洛伊人,然后空手回到船上去!”
    “我们即使只剩下一个人,”特洛伊人吼叫道,“也不会后退!”
    他们正在拼死厮杀的时候,阿喀琉斯的神马悄悄地站在一旁。它们听说御手帕特洛克罗
斯死于赫克托耳之手时,不由得像人一样地悲泣起来。奥托墨冬无论用马鞭,说好话,或是
进行威胁,都不能使马回到船上去。它们也不愿意上希腊人作战的地方去,而是像石柱一般
静静地站在战车前,垂着头,眼里淌出大滴的泪水。宙斯在天上看到这情景也非常同情。
“可怜的马啊,”他喃喃地说,“为什么我们要将永生而具神性的你们送给凡人珀琉斯呢?
难道是为了让你们也像不幸的人类一样忍受悲哀吗?世上也许没有比人更感苦恼的造物了。
至于赫克托耳,他休想驯服你们,也别想将你们驾在他的车前。我决不会允许这样做。”
    于是,宙斯赋予神马勇气和力量。两匹马即刻抖掉鬃毛上的尘土,拖着战车,飞快地奔
向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地方。奥托墨冬阻挡不住,只得任凭马拖着战车前进。他一个人在战
车上很难施展本领,无法一手驾车,一手向敌人掷出长矛。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看
到奥托墨冬驾着空车朝混乱的战场冲去,感到很奇怪。“阿尔喀墨冬,我的战友帕特洛克罗
斯被杀死了,除了他以外,你是最好的御者。”奥托墨冬朝他喊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便把马交给你,让我腾出手来全力作战。”
    赫克托耳看到奥托墨冬从座位上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另一个人时,便转身对埃涅阿斯
说:“瞧,阿喀琉斯的神马奔上了战场,可是它们的御手却是没有经验的人,让我们去夺取
这个战利品!”埃涅阿斯点点头,两个人举着盾牌向前冲去。克洛弥俄斯和阿勒托斯随后跟
了上来。奥托墨冬向宙斯祈祷,宙斯即刻使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力量。“阿尔喀墨冬,紧紧
地抓住缰绳!”奥托墨冬喊道,“埃阿斯,墨涅拉俄斯,你们快过来,让其他的人去保护死
者,让我们粉碎活人的进攻!赫克托耳和埃涅阿斯在追击我们,他们是两个最勇敢的特洛伊
英雄!”说着他挥起长矛刺穿了阿勒托斯的盾牌,枪尖一直戳进肚子,阿勒托斯当即倒地身
亡。赫克托耳将矛朝奥托墨冬掷去,但矛呼啸着从对方的头顶上飞过。双方正要拔剑再战,
这时大小埃阿斯同时赶到,将他们隔开,迫使特洛伊人又回到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那里去。
    那里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宙斯改变了主意。他派雅典娜女神穿过乌云来到地上。雅典
娜扮成年老的福尼克斯,朝墨涅拉俄斯走去。墨涅拉俄斯看见老人走来,便说:“福尼克斯
老人,但愿雅典娜今天给我力量,让我可以为已死的朋友报仇,因为我从你的目光中已经看
出你在谴责我。”女神听了他的话非常高兴,因为墨涅拉俄斯在诸神中唯独尊崇她,于是她
给他的两臂和两腿增添了力量,让他内心刚强而凶猛。他挥舞着长矛,朝帕特洛克罗斯的尸
体所在的地方冲去。赫克托耳的战友,即厄厄提翁的儿子波得斯见情况不妙,刚要转身逃
跑,阿特柔斯的儿子的矛尖已经刺中了他。
    现在阿波罗变成弗诺珀斯,走近赫克托耳,激励他说:“赫克托耳,如果一个墨涅拉俄
斯就把你吓退了,那么丹内阿人中还有谁畏惧你呢?他杀死了你的最亲密的朋友,现在又要
从你手上夺走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这话激起了赫克托耳的怒火,他马上冲上前去,身上
的铠甲闪闪发光。于是,宙斯摇了摇他的神盾,让爱达山笼罩在浓云之中,并降下雷电,给
特洛伊人送去胜利的信号。
    “墨涅拉俄斯,”埃阿斯说,“不知道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在哪儿?他是最合适
的使者,让他去告诉阿喀琉斯,说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被杀死了。”墨涅拉俄斯四处去寻
找,终于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安提罗科斯。“你难道还不知道,安提罗科斯,”他说,
“有一个神衹使丹内阿人遭到灾难,使特洛伊人得到了胜利?帕特洛克罗斯已经阵亡,希腊
人失掉了他们最勇敢的英雄。现在只剩下一个比他更勇敢的人还活着,那就是阿喀琉斯。你
快到阿喀琉斯的营房里去,把这个悲哀的消息告诉他。他也许会来抢救已被赫克托耳剥去铠
甲的尸体。”
    安提罗科斯听到这个噩耗吃了一惊,禁不住淌下了泪水。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久,一句
话也说不出来。后来,他脱下盔甲,交给他的御手劳杜科斯,拔腿便朝战船奔去。
    墨涅拉俄斯重新来到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那儿,和埃阿斯商量,怎样把战友的尸体运回
去。他们还不能过分指望阿喀琉斯出来救援,因为他即使答应出马,他的神衹铠甲已被抢走
了。他们两人把尸体扛起来。虽然特洛伊人在身后吼叫,挥舞着长矛追了上来,但只要埃阿
斯转过身子,他们就吓得不敢上来争夺尸体了。两个人扛着尸体朝战船走去,其他的希腊人
也纷纷从战场上撤回。赫克托耳和埃涅阿斯紧紧地跟踪追击。

前      返回希腊神话故事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