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故事希腊神话故事
伊菲革涅亚和陶里斯人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离开雅典后,来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俄瑞斯忒斯请求神衹的
指示,希望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女祭司告诉他,作为迈肯尼的王子,他必须首先航海前往
斯佐登附近的陶里斯半岛。阿波罗的妹妹阿耳忒弥斯在岛上有一座神庙,他必须用武力或计
谋,把庙里的女神像抢走,带到雅典来。据当地蛮族人传说,这神像是自天而降的圣物,自
古以来被供奉在那里。可是女神不喜欢住在野蛮民族那儿,希望迁到文明之地,受到文明人
的供奉。
    皮拉德斯一直同他的朋友在一起,并陪他去执行这件危险的任务。陶里斯人是一个野蛮
的民族,他们把所有的登上陆地的外乡人杀死,作为祭品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在战争
时,陶里斯人则割下俘虏的脑袋,挑在竹竿上,竖立在屋顶上,让它守卫房屋。据说,挂起
的脑袋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一切,为他们消灾避祸。
    神衹要俄瑞斯忒斯前往蛮荒之地陶里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去,阿伽门农听从希
腊预言家卡尔卡斯的建议,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当祭司挥剑杀她时,突然一头牝
鹿倒在地上,伊菲革涅亚却不见了。那是阿耳忒弥斯女神同情她,将她抱起,并带着她飞越
大海,来到陶里斯的女神庙。
    在这里蛮族国王托阿斯看到伊菲革涅亚,使她成了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按照古老
的风俗,她必须把每个登上海岸的外乡人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被祭供的大多数人是她的
同乡希腊人。女祭司的职责只是把祭品献给女神,而把被祭供的人拖进神庙,捆在长凳上杀
死则由另外的人干,尽管如此,她仍然感到很难受。
    多少年过去了,姑娘一直忠于职守,因而受到国王的看重。陶里斯人因她美丽温顺,也
很敬重他。一天夜里,她梦见自己离开了这块蛮族之地,回到了可爱的故乡亚各斯。她睡在
父母亲的宫殿里,周围簇拥着一群女仆。突然,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她慌乱地逃出宫殿,
来到宫外,这时,宫殿摇晃,倒塌下来。宫殿的大柱也一根根断裂,只有父亲房内的一根柱
子仍然竖立着。随即,柱头变成满头金发的人头,并开始和她说话。等到她醒来时,所说的
话她全忘了。她只记得在梦中她仍然忠于祭司的职务,给那个父亲房内的石柱人洒上圣水,
以便将他杀死献祭,她这么做时,哭得十分悲伤。
    第二天清晨,俄瑞斯忒斯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登上陶里斯的海岸,一直朝阿耳忒弥斯的
神庙走去。不久,他们到了神庙。这座庙看起来更像是一座牢狱。俄瑞斯忒斯终于打破了沉
默,沮丧地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否沿着楼梯走上去?可是,我们一旦走进这座陌
生的建筑,便像走进迷宫一样,走不出来,那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碰上了看守,被抓住了,
不是必死无疑吗?我们都听说过有许多希腊人的鲜血曾经洒在女神的神坛上,现在回船去,
不是更明智吗?”
    “如果我们回去,这便是我们第一次在危险面前逃跑,”皮拉德斯回答说,“我们要相
信,阿波罗的神谕,他会保护我们的!但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最好躲在海边的岩洞里,
等到夜深人静时,我们就可以冒险行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神庙的位置,总会找出进去的办
法。只要我们把神像取到手,就不怕找不到回去的路!”
    “说得对!”俄瑞斯忒斯高兴地说,“我们白天应该躲起来,到夜里再动手。”
    可是,太阳当空时,一个牧人匆忙从海边向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走来,女祭司正站
在神庙的门槛上。他告诉她,有两个外乡人已经登陆上岸。“高尚的女祭司,快准备神圣的
献祭吧!”
    “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外乡人?”伊菲革涅亚忧郁地问道。“他们都是希腊人,”牧人回
答说,“我们只知道其中一个叫皮拉德斯,他们现在都被我们抓住了。”
    “对我详细地讲讲吧,”女祭司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正在海里给牛洗澡,”牧人说,“我们把牛一头头地赶到海水里。海水汹涌地从
礁石旁流过,这块岩石当地人叫它高山巨岩。岩石上有一座山洞,捡拾海螺的渔夫常常在里
面休息。一个牧人看到洞里有两个人,我们正要动手抓他们,突然,一个人从山洞里跳出
来,摇晃着头,双手剧烈地抖动,像个疯子一样。他呻吟着呼叫:‘皮拉德斯!皮拉德斯!
看那里呀,黑暗的女猎人,她是地府的毒龙,她正要杀我呀!你看,她正向我走来,头上盘
着毒蛇。再看那一边,一个女妖,口中喷吐火焰。她抓住我的母亲,天哪!她要杀死我!我
怎样才能逃脱她的魔掌呢?’”牧人停了一会,又继续说,“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他所说的可
怕的景象。他也许把牛的哞叫和狗吠都当作复仇女神的声音了。我们都惊恐起来,因为那个
外乡人挥舞利剑,疯狂地冲向牛群,把剑刺向牛腹。最后,我们鼓起勇气,吹响海螺,召集
附近的乡民,向那个武装的外乡人冲了过去。他逐渐摆脱了癫狂,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
省人事了。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注视着他。他的同伴为他擦去口边的白沫,用自己
的外衣给他盖上。不一会,他又从地上跳起来,保护自己和他的同伴。但我们人多势众,他
们才放弃了抵抗。我们抓住他们,带他们去见国王托阿斯。国王吩咐把俘虏带来给你祭神。
希腊人必须以此偿还你所遭受的痛苦,我们也可以为你洗雪当年他们在奥里斯海湾使你蒙受
的耻辱。”
    牧人说完,等待着女祭司的命令。她要他把外乡人送到神庙来。当她独自一人时,她自
言自语地说:“呵,我的心啊,从前你总是同情外乡人。每当希腊人落在你的手里时,你总
是痛哭不已!现在呢?昨夜的梦已告诉我,我的可爱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已不在人世了,来
吧,我要你们尝尝我的厉害!”两个俘虏被捆着押来了。“给外乡人松绑!”伊菲革涅亚大
声命令道,“不能把捆绑着的人用来献祭神衹!你们快到庙里去,作好一切准备。”然后,
她又转身问两个俘虏,“你们的父母是谁?你们有没有兄弟姐妹?你们从何处来?你们一定
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了陶里斯。可是,不幸啊,还要走一段遥远的路,一条通往地府的路!”
    俄瑞斯忒斯回答说:“我们不想听你的同情话。一个执行死刑的刽子手在杀人前是用不
着安慰他的牺牲品的。面对临死的人也用不着哭泣,悲哀!你和我们都不用流泪!执行命运
女神的旨意吧!”
    “你们两人谁是皮拉德斯?”女祭司问道。
    “就是他!”俄瑞斯忒斯回答说,他用手指了指朋友。
    “你们是兄弟吗?”
    “不是同胞兄弟,感情上却赛过兄弟。”俄瑞斯忒斯说。
    “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我可怜人吧,”俄瑞斯忒斯说,“我情愿无名无姓地死去!”
    女祭司对他这种蛮横的态度感到恼怒,因此她更要他说出是从哪里来的。当她听到他是
从亚各斯来的时候,禁不住激动地喊起来:“神衹在上,你真的是从那里来的吗?”“是
的,”俄瑞斯忒斯说,“我是迈肯尼人,我们的家族又显赫又庞大,是一个幸福的家族。”
    “外乡人,如果你从亚各斯城来,”伊菲革涅亚怀着紧张的心情追问道,“一定会知道
特洛伊的消息。听说这座城市已经被摧毁了,是吗?海伦回来了吗?”
    “是的,正像你说的那样。”
    “那位最高统帅的情况好吗?我想,他的名字叫阿伽门农。”
    俄瑞斯忒斯听到这话非常惊讶。“我不知道,”他一边回答,一边把头转过去,“请你
别再提到这些人和事了!”在伊菲革涅亚苦苦地请求下,他只得说道:“他已经死了,死在
他妻子的手里!”
    女祭司悲痛地叫了一声,但她立即又镇静下来,问道:“她还活着吗?”
    “不,”他明确地回答。“她的亲生儿子将她杀死了,他为被害的父亲报了仇,但他也
必须为此受苦!”
    “阿伽门农的其他的孩子还活着吗?”
    “还有两个女儿,厄勒克特拉和克律索忒弥斯。”
    “听说过那个作为祭品献祭的大女儿吗?”
    “一头牝鹿代替她被杀死了,而她自己突然不见了。也许她早就死了!”
    “阿伽门农的儿子还活着吗?”女祭司不安地问道。“还活着,”俄瑞斯忒斯说,“活
得很艰难,他到处流浪,没有一个归宿。”
    伊菲革涅亚听到这里立即吩咐仆人们离开。当她和这两个希腊人单独在一起时,她小声
地对他说:“年轻人,我愿意救你一命,只要你帮我把一封信送到你和我的家乡迈肯尼
去!”“我不愿意一人得救,却让我的朋友死在这里。”俄瑞斯忒斯回答说,“我在苦难
中,他从未抛弃我。我怎么能够让他悲惨地死去?”
    “高尚的朋友,”姑娘惊喜地说,“但愿我的兄弟也像你一样!告诉你们,两位朋友,
我也有一个弟弟,可惜他在遥远的地方,遗憾的是我不能同时救出两个人,国王无论如何也
不会答应的。那么你去死,让皮拉德斯回去。我是无所谓的,不管你们两人中谁给我送信都
可以。”
    “谁来杀死我呢?”俄瑞斯忒斯问。
    “我亲自动手,这是女神的命令。”伊菲革涅亚答道。
    “怎么,你这样一个弱女子能杀死男人吗?”
    “不,我只是用圣水洒在他的头上!其余的事则由庙里的仆人去做,他们会用利斧杀死
献祭的外乡人。你的骨灰将撒在山坡上。”
    “呵,天哪,但愿我的姐姐能将我安葬!”俄瑞斯忒斯叹息地说。
    “那是不可能的。”姑娘深受感动,“你的姐姐住在遥远的亚各斯。可是,你别担心,
我会用香油浇熄余烬,用蜂蜜作为祭品,像你的亲姐姐一样用鲜花装点你的坟墓!现在我该
走了,我想给我的族人写一封信!”
    现在只剩下两个朋友在一起,看守的人站得远远的,这时,皮拉德斯忍不住地叫了起
来。“不行,如果你死了,我就不会活下去!这件事不容商量。我陪着你到处漂泊,也一定
陪着你去死。否则,福喀斯人和亚各斯人都会说我是懦夫,天下的人都会说我背叛了你,嘲
笑我为了自己活命而出卖你。他们会指责我企图篡夺你的王位,因为我将成为你未来的姐
夫,而且我在向厄勒克特拉求婚时没有要她的任何嫁妆,所以更容易让人说闲话。总之,我
愿意,而且必须跟你一道去死!”
    俄瑞斯忒斯竭力说服他,他们正在激烈争论时,突然看到伊菲革涅亚拿着信回来了。她
让皮拉德斯发誓一定要把信送到。伊菲革涅亚也发誓一定救他一命。她思索了一会,想到信
也许会在路上意外失落,于是便把信上的内容向皮拉德斯口述了一遍。“记住,”她说,
“告诉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在奥里斯海湾的祭坛上不见了的伊菲革涅亚还活着,她
请你……”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俄瑞斯忒斯打断她的话,问道,“她在哪里?难道她从死
亡的灰烬中复活了吗?”
    “她就在你的面前!”女祭司说,“可是请不要打断我的话。”她又继续口授信的内
容,“亲爱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在我死以前,请接我回去,使我不要再在这里的神坛旁忍受
杀害外乡人的痛苦。俄瑞斯忒斯,你要是完成不了这项任务,你和你的家族将会遭人唾骂!”
    两个朋友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最后,皮拉德斯从她手里接过信递给自己的朋友,并对
他说:“是的,我要立即实现自己的誓言。俄瑞斯忒斯,收下吧,我交给你的这封信,是你
的姐姐伊菲革涅亚写给你的。”信从俄瑞斯忒斯的手里落下来,他走上去热烈地拥抱她的姐
姐。但伊菲革涅亚不相信这是真的,直到他把阿特柔斯家族中只有家人才知道的事说给她
听,她才快乐地惊叫起来:“呵,亲爱的弟弟,这么说,你已在我的身边了,是的,你是我
的弟弟!”
    俄瑞斯忒斯已经恢复了神智,他又忧愁起来。“我们现在很幸福,”他说,“可是这样
的幸福能够维持多久呢?我们不是已经成了祭品了吗?”
    伊菲革涅亚也感到不安。“我该怎样救你们呢?”她声音颤抖地说,“我怎样才能把你
送回亚各斯呢?但现在趁国王还没有参加祭礼之前,快给我讲讲家里发生的可怕的事吧!”
    俄瑞斯忒斯把家里发生的事全告诉了姐姐,其中只有厄勒克特拉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订
婚的事使人感到高兴。伊菲革涅亚一边听,一边想着营救弟弟的办法。最后,她突然想出一
个计策。“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你在海边上被他们抓住时曾经发过疯,我可以用它作借
口,然后禀报国王,说你从亚各斯来,在那里杀了母亲。当然,这也是事实。我再对国王
说,你是不洁之人,不能作为献祭女神的祭品。你得先下海洗澡,洗去身上的血污。同时,
我要对他说,你的两手接触过女神的神像,所以它也成了不洁之物,必须在大海里冲洗。我
是女祭司,神像只能由我亲自送到海边。而且我要说皮拉德斯是沾染了血污的从犯。我只有
这样说,国王才会相信。我们到了海边,上了你们藏在海湾里的船后,下一步如何行动,那
就是你们的事了!”
    现在,伊菲革涅亚把两个俘获的外乡人交给仆人,她领着他们走进神庙的内厅。
    不久,国王托阿斯带着他的随从来到神庙,派人去找女祭司。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直到
现在还没有把外乡人的尸体放在柴堆上焚烧祭神。伊菲革涅亚走出庙门,手上捧着女神的神
像。“这是怎么回事,阿伽门农的女儿?”国王惊讶地问道。“国王,这里发生了可怕的
事!”女祭司回答说,“海边抓来的两个外乡人是不干净的。当他们走近神像,抱住神像请
求保护时,神像转过身去,合上了眼睛。你要知道,这两个人犯下了可怕的罪行。”于是,
她把那件真实的故事讲了一遍,并说自己正想去洗净这两个外乡人和神像。为了让国王放
心,她要求将两人都加上镣铐,并用布把他们的头蒙起来,不让他们见到阳光,因为他们得
罪了天地。同时,她还要求国王把他的随从留下来,帮她看管俘虏。她又想出了一个聪明的
主意,叫国王派一名使者进城,命令市民们都留在城内,避免沾上杀母凶手的罪孽,而国王
则必须留在神庙里,焚起净罪的香火,以便她归来后马上就可作神圣的献祭。当俘虏走出庙
门时,国王必须以布蒙头,以免看到罪人沾上邪气。“如果你觉得我在海边逗留的时间太长
了,”女祭司在临动身时吩咐说,“你也不用焦急,得耐心等待。国王哟,要记住,我们要
从俘虏身上洗去的乃是天大的罪孽啊!”
    国王同意这一切安排。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被带出庙门时,国王果然用布蒙住头,他
连什么也没有看到。
    过了几个时辰,一名使者从海边跑来。他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站在庙门前,用手
敲打紧闭的庙门。“啊,快开门呀!”他高声喊道,“我给你们带来了糟糕的消息!”庙门
开了,托阿斯国王从庙里走出来。“是谁在这里喧哗,破坏神庙的宁静?”他皱起眉头问道。
    “国王啊,神庙的女祭司,”使者说,“那个希腊女人,带着外乡人逃走了,并带走了
保护我们的女神的神像。她的那一套净罪的话全是谎话!”
    “你说什么?”国王惊骇不已,“这个女人中了什么邪?和她一起逃跑的是谁呀?”
    “那是她的弟弟俄瑞斯忒斯。”使者回答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到达海边的时候,
伊菲革涅亚吩咐我们止步,说我们不能靠近净罪的地方。她打开外乡人的镣铐,让他们走在
前面。我们虽然感到怀疑,可是国王啊,你的仆人们只好服从你的女祭司。接着,女祭司哼
哼唧唧,好像在用一种奇异的语言作祈祷。我们在原地坐下,等候着。后来,我们突然想
起,两位外乡人也许会杀掉手无寸铁的女祭司乘机逃走。于是我们跳起来,急忙赶过去,绕
过山崖看到了女祭司和外乡人。当我们来到山脚时,看到海边停着一艘大船,船上坐着五十
名水手。两个外乡人站在岸边,命令船上的水手放下扶梯接他们。我们不再迟疑,马上抓住
仍在岸上的女祭司。但俄瑞斯忒斯大声说出了他的家世和意图,并与皮拉德斯一起夹击我
们,企图救出这个女人。因为我们和他们都没有兵器,只好徒手拼搏。但船上的人带着弓箭
奔了下来,我们只得撤退。于是,俄瑞斯忒斯一把抓住伊菲革涅亚,涉过浅水,迅速爬上扶
梯,登上海船。伊菲革涅亚身边带着女神阿耳忒弥斯的神像。皮拉德斯也跟他们一起上了
船,水手们飞快摇桨,船驶离了海湾。可是,当船刚驶入大海时,突然刮起一阵狂风把船推
回岸边。尽管水手们拼命摇桨,也无济于事。阿伽门农的女儿站起来,大声祈求:‘高贵的
女神阿耳忒弥斯啊,你通过你的兄弟阿波罗的神谕要求到希腊国去。我是你的女祭司,请保
佑我带着你一起回去吧。请你原谅我欺骗了这里的国王。’姑娘祈祷时,水手们也齐声祈
祷。但船还是向岸边靠扰,所以我急忙回来,向你报告。赶快派人到海边去,你还可以抓住
他们。海水正在奔腾,外乡人是无法逃脱的。海神波塞冬正在发怒,他想起了他所兴建的特
洛伊城的毁灭,所以掀起了风浪。他是希腊人的死敌,是阿特柔斯这一家的仇敌。如果我没
有理解错,那么他今天一定会把阿伽门农的子女交到你的手里!”
    国王托阿斯早已听得不耐烦了。使者刚说完,他便立即命令所有的蛮人骑马赶往海边。
他准备等希腊人的船一到岸边,就把逃跑的希腊人抓住,并把海船和所有的水手沉入海底,
把两个外乡人和女祭司从悬岩上推入无情的大海,将他们摔死。
    国王率领着骑马的队伍向海边奔去。突然,他看到眼前一道奇异的天象,只得停了下来
不敢往前。这时帕拉斯·雅典娜驾着灿烂的彩云出现在空中,声震如雷地朝下面说道:“托
阿斯国王,你率领人马到哪里去?请听女神的话,停止追击,让我保护的人平安地离开!阿
波罗曾给俄瑞斯忒斯一则神谕,指示他前来陶里斯,这样他才能摆脱复仇女神的追逐,同时
把他的姐姐带回故乡。阿耳忒弥斯的神像也应带回雅典城去,因为她希望住在我的可爱的城
市里。波塞冬为了我会使风浪平息,并将他们送回故乡。俄瑞斯忒斯将在雅典的圣林里为阿
耳忒弥斯女神建立一座新庙,伊菲革涅亚将在那里继续担任女祭司。
    托阿斯和陶里斯人,你们必须服从神意,并且息怒!”托阿斯国王是一个虔诚的人。他
伏在地上说:“啊,帕拉斯·雅典娜,听到神意而不服从,甚至反对,那是卑鄙的。你所保
护的人可以带着阿耳忒弥斯女神的神像回去。我听从神衹的吩咐,放下长矛!”
    一切都照雅典娜吩咐的那样实现了。陶里斯的阿耳忒弥斯神像移放到雅典的一座新庙
里,伊菲革涅亚仍为她的女祭司。俄瑞斯忒斯在迈肯尼继承了父亲的王位。他娶了墨涅拉俄
斯和海伦的唯一的女儿赫耳弥俄涅为妻,她本已和阿喀琉斯的儿子涅俄普托勒摩斯订婚,但
俄瑞斯忒斯把他杀死了,并登上斯巴达的王位。他又征服了亚各斯,因此他现在的王国要比
父亲阿伽门农统治的王国大得多。他的姐姐厄勒克特拉嫁给皮拉德斯,和他共享福喀斯的王
位。克律索忒弥斯终身未嫁。俄瑞斯忒斯一直活到九十岁,这时,传统的灾祸又降临到坦塔
罗斯的家族头上:一条毒蛇咬伤了他的脚趾,他中毒死去。俄瑞斯忒斯的儿子蒂萨梅诺斯继
承王位,统治伯罗奔尼撒。后来,伯罗奔尼撒半岛又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夺去,神话掀开了
新的一页。

前      返回希腊神话故事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