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故事希腊神话故事
忒勒玛科斯和求婚人
    特洛伊战争后,那些在战场上和归途中幸免于难的希腊英雄先后回到故乡。可是,只有
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没有回来,命运女神又给他安排了一场奇特的遭
遇。他久经漂泊后,来到俄奇吉亚岛。这是一座孤岛,岛上怪石嶙峋,满是参天大树。提坦
巨人阿特拉斯的女儿,女仙卡吕普索,把他抢入山洞,愿意委身于他,作他的丈夫。女仙保
证让他与天地同寿,而且永葆青春。奥德修斯却仍然忠于他的妻子珀涅罗珀。奥德修斯的忠
贞感动了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除海神波塞冬外,没有一个不同情他。海神与他有宿仇,
不愿与他和解,但也不敢毁灭他,只是让他在归途中历经磨难,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流
落到这座偏僻的荒岛上。
    神衹们商议后决定,卡吕普索必须释放奥德修斯。于是,雅典娜派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
来到地上,向这美丽的女仙传达宙斯的命令。赫耳墨斯强调说,宙斯的决定是不可违抗的。
雅典娜也从奥林匹斯神山降落下来,来到伊塔刻岛。她隐去神衹之身,变形为手执长矛的塔
福斯人的国王门忒斯,进入奥德修斯的宫殿。
    奥德修斯的宫中一片悲哀和混乱。美丽的珀涅罗珀和她的年轻的儿子忒勒玛科斯已不能
成为宫殿的主人了。珀涅罗珀是伊卡里俄斯的女儿,他曾宣布把女儿嫁给竞赛的胜利者。奥
德修斯在竞赛中取胜,得到了聪明而美丽的姑娘珀涅罗珀。奥德修斯带着她离开拉西堤蒙回
伊塔刻时,伊卡里俄斯恳求女儿不要离开他。奥德修斯请她自己决定。珀涅罗珀默默地把新
娘的面纱罩住脸,表示愿意随他回去。此后,她一直忠于爱情,至今不渝。特洛伊城陷落的
消息传到伊塔刻时,她看到其他英雄陆续回到家乡,但不见奥德修斯归来。时间长了,便有
人谣传他已死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信以为真。于是,珀涅罗珀一下子成了年轻的寡妇,
她的美丽和巨大的财富吸引了众多的求婚者。单从伊塔刻就来了十二个王子,从邻近的萨墨
岛来了二十四个,从查托斯岛来了二十个,而从杜里其翁则来了五十二个。此外,求婚者还
带了一名使者,一名歌手,两个厨子以及一大群随从。所有的王子都来向珀涅罗珀求婚,并
强行住在宫殿里,吃喝玩乐,尽情享用奥德修斯的财富。这种情况已有三年了。
    雅典娜变为门忒斯的样子走进宫殿,看到求婚者正在宫里饮宴作乐。他们坐在从奥德修
斯的仓库里取出的牛皮上,使者和仆人们来回为他们斟酒,分食品,抹桌子。奥德修斯的儿
子忒勒玛科斯悲伤地坐在求婚者中间,思念着父亲,盼望他早日回来,赶走这群无赖。突
然,忒勒玛科斯看到一位陌生的国王走进宫来,便上去和他握手,热烈地欢迎他。两个人一
起走进宫中。雅典娜把长矛放在大柱旁的枪架上,那里还有奥德修斯的武器。忒勒玛科斯请
客人入座。座位上铺着花纹美丽的软垫。他还把一张小凳拉过来让客人搁脚,然后坐在他身
边。一名少女用金盒盛来热水请他洗手,后来又送来面包、肉和酒。不一会,求婚者也跑过
来坐在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仆人们忙忙碌碌,斟酒送水。求婚者在酒足饭饱后,
要求演奏音乐。使者把精巧的竖琴递给歌手菲弥俄斯,他调好琴弦,演唱起来。
    求婚者听得兴味正浓,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身来朝客人鞠了一躬,然后凑到他的身
边,悄悄地说:“你看到这批人在这里如何挥霍我父亲的财富了吗?我的父亲也许阵尸异国
海边,遭受日晒雨淋;也许在海浪中漂流,并葬身海底。恐怕他不能回来惩罚他们了。高贵
的客人,请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是门忒斯,”雅典娜回答说,“是安喀阿罗斯的儿
子,统治着塔福斯海岛。我乘船去忒墨萨,用铁去交换铜,正好路过这里。你可以去问问你
的祖父拉厄耳忒斯,听说他住在离城很远的乡下,忍受着精神的折磨,他会告诉你,我们两
家世代友好,友谊深远。我到这里来,原以为你的父亲已经回来了。虽然我在这里没有见到
他,但他还活着。他流落到一座荒岛上,被迫停留在那里。我有一种预感,他在那里不会呆
得太久,不久他便会回到故乡。忒勒玛科斯,你不愧是你父亲的儿子,跟他很像。你也有一
双明澈的眼睛。告诉你,我在你的父亲出征特洛伊之前就认识他,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当然,我仍然不明白,今天,宫殿里这样热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宴请客人还是在举
办婚礼?”
    忒勒玛科斯长叹一声,回答说:“啊,亲爱的朋友,我的家族过去可以说又显赫又富
裕,现在却完全变样了。邻国来了一大群人,你都看到了,他们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尽管她
拒绝了,可是却无法赶走他们。他们破坏了宫中的宁静,任意挥霍我俩的财富,要不了多
久,我们就会破产了。”
    女神听到这里又悲伤又愤怒,她说:“啊,你多么需要你的父亲啊!让我告诉你怎样赶
走这些人。明天,你起身后就对求婚者说,让他们都回去。告诉你母亲,如果她想再嫁人,
就应该回到她父亲的宫殿去。他们在那里才可以为她准备嫁妆,举办婚礼。你自己则准备最
好的海船,再挑选二十名水手,尽快出海去寻找父亲。你先到皮洛斯岛,询问德高望重的老
人涅斯托耳。如果他一无所知,那么再去斯巴达寻找英雄墨涅拉俄斯,因为他是希腊人中最
后一个离开特洛伊的。如果你在那里听说你父亲还活着,就在那里待一年。如果听说他已经
死了,你就马上回来,献祭死者并给他建立坟墓。如果求婚者直到那时仍然呆在你的宫中不
离开,你就得用武力或用计谋把他们杀掉。你已经是成人,不是小孩子了!你难道没有听说
过年轻的俄瑞斯忒斯为了替父报仇,杀掉了凶手埃癸斯托斯,赢得了辉煌的声誉吗?要好自
为之,让后辈也赞美你!”
    忒勒玛科斯感谢客人慈父般地对他提出了有益的建议,并在客人动身时,想送他一件礼
物,让他带回去。但化装成门忒斯的女神对他说以后来时再把礼物带回去。说完话她突然不
见了,如同一只小鸟一样飞走了。忒勒玛科斯感到很惊讶,猜想这是一个神衹。
    在宫殿的大厅里,菲弥俄斯还在弹奏竖琴,如怨似诉地歌唱希腊英雄在特洛伊战争结束
后返回家乡的冒险经历。求婚者听得津津有味,而珀涅罗珀寂寞地坐在内室,伤心地听着这
凄惨的歌声。她禁不住戴上面纱,带了两个女仆走进大厅里,流着泪对歌手菲弥俄斯说:
“善良的歌手哟,你会唱许多让人听了快乐的歌。请你另外唱一首吧,别唱这首使我心碎的
歌了。这首歌使我怀念那个驰名全希腊,但仍未归来的英雄!”
    忒勒玛科斯温和地对母亲说:“别责怪歌手了,他可以唱他喜欢唱的歌。奥德修斯不是
唯一没有回到故乡的人,多少希腊英雄在特洛伊城前牺牲了!亲爱的母亲,回到你的房里去
纺纱织布吧。发号施令是男人的事,首先是我的事,因为我是这宫殿的主人。”
    珀涅罗珀听到儿子果断的话非常吃惊,她觉得他突然长大成人了。珀涅罗珀回到房里,
哭泣着怀念她的丈夫。她离开后,忒勒玛科斯走到那些过分放肆的求婚者的面前,对他们大
声说:“求婚的朋友们,你们可以高高兴兴地用餐,但是别这样喧闹,应该安静欣赏歌手的
动人的歌声。明天我将召开国民大会。我要求你们各自回家,因为你们都必须关心自己的家
财,不应该总是挥霍别人的遗产!如要求婚,请到我的外祖父家里去。”
    求婚者听到他果断的话,都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坚决不愿意到他的外祖父,即伊卡里俄
斯的家里去向他的母亲求婚。最后,他们一哄而散,回房就寝。忒勒玛科斯也回到卧室休
息。第二天清晨,忒勒玛科斯起了床,穿上礼服,佩上剑,走出屋子,传令召开国民大会。
求婚者也被邀请出席。等人到齐后,国王的儿子执矛来到全场。帕拉斯·雅典娜使他变得更
加高大和庄重,与会人见了都暗暗惊奇和赞叹,连老人都恭敬地给他让路。他坐在父亲奥德
修斯的座位上。首先站起身发言的是弓着腰的老英雄埃古普提俄斯。他的大儿子安提福斯跟
随奥德修斯远征特洛伊,在归国途中在海里溺死。他的第二个儿子欧律诺摩斯,也是求婚者
之一。他还有两个小儿子,和他住在一起。埃古普提俄斯在会上说:“自从奥德修斯出征
后,我们就没有开过会。今天是谁突然想起召集我们来开会呢?为什么开会呢?难道是敌人
侵犯国境了吗?或者是为了利国利民的事情?不管怎样,我相信,召集会议的人一定是个正
直的人,他的用意是好的。愿宙斯给他赐福。”
    忒勒玛科斯从这些话中看出了吉兆,很是高兴,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握着他父亲的王杖
到会场中间,看着年迈的埃古普提俄斯说:“尊敬的老人,召集你们来开会的人正是我。我
很忧伤,很烦恼。首先,我失去了杰出的亲爱的父亲。现在,我们的家室面临着灾难,家产
即将被消耗一空。我的母亲珀涅罗珀为不受欢迎的求婚者所困扰,他们又不愿接受我的建
议,到我外祖父伊卡里俄斯家去向我的母亲求婚。他们天天在我家里宰猪杀羊,畅饮我们储
存的美酒。他们有这么多人,我怎么对付得了?你们这些求婚者,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是无
理的?你们不怕遭到神衹的报复吗?难道我的父亲得罪过你们?难道我使你们遭受损失,你
们非要我补偿不可?”
    说着,忒勒玛科斯把王杖仍在地上。求婚者都默默地听着。除了奥宇弗忒斯的儿子安提
诺俄斯外,没有人敢说话。他站起来说:“无礼的小孩子,你竟敢辱骂我们!这不是我们求
婚者的过错,而是你母亲的过错。三年过去了,不,第四年也快过去了,可是她仍然在戏弄
我们阿开亚人的感情。她对每个人都口头应允,一会儿对这个人表示有意,一会儿对那个人
表示好感,但她心里又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们看穿了她的诡计。她在房里支起一架织布机,
对求婚者说:‘年轻人,你们必须等待,必须等我为拉厄耳忒斯织好这段寿布,他是我的丈
夫的父亲。我不能让希腊的女人指责我,说我没有给显赫而又年迈的人穿一件体面的寿
衣!’她以这个借口应付我们,博得了我们的理解和同情。后来,她也真的在白天坐在织布
机前织布。可是,到了夜里,她又在烛光下把白天织过的布拆掉。她就这样蒙骗我们,让我
们白白等了三年。后来,她的一个女仆把消息偷偷地告诉了我们,我们乘她在夜里拆布时闯
了进去,戳穿了她的把戏,并强迫她织完那段布。忒勒玛科斯,我们当然理解你的要求,你
也可以把你的母亲送到她的父亲那里去。可是你必须明确地告诉她,如果她的父亲为她选中
一个合适的求婚者,或者她已经看中一个求婚者,她就必须和他结婚。如果她继续戏弄我们
这些高贵的希腊人,继续玩弄骗人的织布把戏,我们便要继续住在你的宫殿里吃喝,直到你
的母亲选定我们中的一个人为止。否则,我们是不会回家的。”
    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安提诺俄斯,不管我的父亲是否还活在世上,我都不能把生育我
的母亲赶出家门。无论是她的父亲伊卡里俄斯还是天上的神衹都不会赞成这样做。如果你们
还有一点点公正和廉耻心的话,就请你们用自己的家财去欢宴吧。如果你们愿意无代价地消
耗一个显赫男子的遗产,那也请自便吧!我会祈求宙斯和别的神衹帮助我,使你们如数赔
偿!”
    正当忒勒玛科斯说话的时候,宙斯在天上向他显示了一种预兆:两头雄鹰展翅从山上飞
起,它们飞到会场上空,威胁似地在天空盘旋。突然,它们俯冲下来,用利爪抓彼此的头
颈。最后,它们又冲上蓝天,在伊塔刻城的上空飞翔。善于用鸟儿占卜的老人哈利忒耳塞斯
解释说,它表示求婚者即将毁灭,因为奥德修斯还活在人间,他快回来了。求婚人波吕波斯
的儿子欧律玛科斯听了不以为然,嘲弄地说:“饶舌的老东西,你还是回去给你的儿子去占
卜吧!你的预言吓不了我们。天上飞着许多鸟儿,可是它们并不全都预示人间的祸福!至于
奥德修斯,他肯定死在异乡了!”别的求婚人也赞同他的看法,并要求忒勒玛科斯的母亲离
开宫殿,回到她的父亲伊卡里俄斯的家里去,在那里挑选她的丈夫。
    忒勒玛科斯不想再说服他们,他请伊塔刻人为他挑选二十个水手,预备一艘快船,因为
他要到皮洛斯和斯巴达打听父亲的消息。他告诉大家,如果父亲还活着,忒勒玛科斯将在宫
中再等待一年;如果父亲死了,他将劝他的母亲改嫁。这时奥德修斯的老朋友门托尔,这是
奥德修斯出征特洛伊前委托他管理宫中事务的人,站起来愤怒地对求婚者说:“如果一个国
王忘记了公正和道义,并且虐待他的人民,毫无疑问,他将会受到人民的唾弃。你们中间还
有谁记得和善而又仁慈的奥德修斯呢?这些求婚人大肆消耗他的财产,然而在座的人却听任
他们胡作非为!我并不抱怨他们,因为他们听信谣传,以为奥德修斯永远不会回来了。然而
那些沉默着对求婚人不加制止的多数人,我却要责备他们。”
    可是,厚颜无耻的求婚人雷奥克律托斯嘲笑门托尔说:“你就静静地等待奥德修斯回来
吧。我们倒要看看,他回来时看到我们在用膳,是否会跟我们动武?请相信我,珀涅罗珀虽
然盼望他归来,可是,当他真的回来时,珀涅罗珀不一定会感到特别高兴。他会马上碰到恶
运的!好了,男子汉们,我们散会吧!让门托尔和鸟儿占卜家哈利忒耳塞斯去为忒勒玛科斯
准备行装吧。我们要打赌吗?过不了几个星期,他又会回来跟我们坐在一起,等待他父亲的
消息。”
    于是,他们喧闹着散去。国民大会也结束了,没有作出任何决议。求婚者各自回屋,又
在奥德修斯的宫殿里快快活活地大吃大喝,逍遥自在。

前      返回希腊神话故事      后